第13章 (1/2)

季星眠伸手想把它拿下来,但小黑龙咬得很紧,季星眠又怕拽疼了它,只好用手指顺着它的脊背跟他道歉,“对不起,不是故意不放你出来。”

小黑龙松了牙,瑰丽血红的眸子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去了,甩着尾巴不肯理他。

“真的,我只是想试试他的水平才跟他打,我有把握的。”季星眠话音刚落,手上忽得一沉。

长剑上灵光忽闪,片刻后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嗡鸣,灵光像是被吸干了一般乍然消失,坠落在地,彻底报废成为一块废铜烂铁。

季星眠:“……”

第18章

季星眠低头把剑捡起来,打量片刻,心道果然如此。

自他重生后,他便好像得了一种和剑相克的毛病,无论什么剑到他手中,被使用过后都会变成这个结局。也是因着这个原因,季星眠才一直尽量减少自己用剑的场合。这一次会和凤凌轩打一架,除了索要修炼心得的原因,也是为着试验这件事的目的。

小黑龙似乎也听到了动静,转着脑袋看过来。季星眠抓住机会哄了它一会儿,终于哄得小黑龙不再用尾巴对着他。

出了这个意外,季星眠便没再继续待下去,用灵力将被损毁的地方简单修整了一下,便回去找秦黎。

前殿上的宴会还在进行,季星眠隐在暗处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凤凌轩的身影,想来是已经回去了。他没有多待,放了个暗号给秦黎,便退回到了暗处。

不多会儿,秦黎便甩脱了众人过来找他,“阿涟?”

“哥。”季星眠抱着小黑龙现身出来,“我刚才跟凤凌轩起了点冲突。”

说着,他便大致把前面的事情讲了一遍。

“应该没事。”秦黎思索片刻,笑道:“明天大朝会开始,照影剑尊也会出场,他没空关注你的。”

季星眠“嗯”了一声,无意识地摸了摸小黑龙的脑袋,轻声问,“哥哥也会进天澜境吗?”

按照惯例,身为开启人的秦黎是有资格进入天澜境的,但他若是不想进,旁人也不会逼他。只是进天澜境并不是什么损害修为的事情,很少会有人选择不去。

“进的。”秦黎问,“你要不要也来?”

季星眠当然是要进的,只是却不能在明面上。他在心底暗暗说了声抱歉,摇头道:“不了。”

“好吧。”秦黎并没有逼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突然叫了他一声,“阿涟。”

这几日的时间已经足够暗卫跑一次飞雪峰再回来,秦黎也已经知道了前些日子在飞雪峰上发生的事情。他能感觉到自己弟弟身上的改变,为之隐隐生出几许担忧。

“你长大了,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看法和决定,但是……”秦黎放缓声调,替季星眠把他额边垂落的鬓发理回去,“哥哥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无论是什么事情,都希望你能把自己的安危放在最前面。”

“好。”季星眠眨了眨微酸的眼眶,郑重道:“我一定。”

却说凤凌轩回去之后,看着自己那缕被剑气削断了一半的头发,横看竖看都看不对劲。翻来覆去半夜,他终于从床上爬起来,挥手点亮烛火,把侍女叫了进来。

侍女进来便见凤凌轩披头散发,手中还拿着一把剪刀,正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殿下?”侍女被吓了一跳,走近两步,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嗯,你来。”凤凌轩招她过去,把剪刀递给她,“帮我把这边也剪一下,我怕我剪不对称。”

闹了半天原来就是要剪头发,侍女松了口气,笑着接过剪刀,认真比对了一下,准确无误地剪了下去。

“殿下看看如何?”侍女笑着说。

“嗯?”凤凌轩睁开眼睛看看,左右转了转,皱眉道:“不对啊?不一样齐。”

“怎么会?”侍女连忙比对了一下,见真的不齐,顿时慌了,“我明明是照着剪的,不应该啊。”

“再来一次。”凤凌轩道:“这次剪这边。”

侍女不敢大意,认真比对了几个来回,才终于动手。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次依然对不齐。

凤凌轩皱眉不语,侍女也慌了,连忙跪地道:“殿下,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你。”凤凌轩摆了摆手,“罢了,我自己来。”

只可惜,他自己也依然剪不齐,随后又叫了几人进来,都拿他的头发束手无策。

屋内忙得热火朝天,谁也没注意到窗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细小的黑色身影。小黑龙摆了摆尾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没入了夜色中。

次日,大朝会正式开始。

全程安排一共七日,第一天皇室祭典,再三日擂台比试,最后三日开启天澜境。现在刚到第一日,也就是皇室祭天的行程。

季星眠推辞了秦黎的邀请,带着羲和二人朝提前预约的茶楼走去,望舒刚从飞雪峰回来,初见秦黎很是惊讶了一阵子,进了包厢才缓过来,被羲和抓着一阵嘲笑。

半个时辰后,祭典如时开始。秦黎着盛装乘辇车驶出,各方势力为表敬意落后部分距离在后。云宫,飞亭,异兽,这些原本放出来能够吸足人眼球的东西,在经历过先前凤凌轩进城之景的盛况后变得黯然失色。

恰好羲和正在跟望舒讲近日内发生的事情,提到这位凤族皇子,当下便在底下的列队找起来,“咦,怎么不见了。”

望舒:“什么不见了?”

“凤凌轩那辆銮车啊,特别闪,能闪瞎你的眼。”羲和说着在列队里一顿找,却依然没能找到那辆闪瞎眼睛的銮车,“怎么回事,难不成他没来?”

“他来了。”季星眠指向一个方向,“在那里。”

二人循声看去,羲和当下便瞪大了眼,手里嗑着的瓜子都掉了,“我去,他换风格了啊。”

銮车依旧是那架銮车,风格却迥然不同,外面的装束也变得低调许多,混在车队里很不显眼。而等众人下车后,凤凌轩的打扮更是吸引了旁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