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1/2)

这狐狸幼崽似乎是真的反应慢,被踩了尾巴也没什么反应,被拎起来的时候还很是茫然,只知道转着身子低头去够自己的尾巴。

季星眠本来就有愧于它,见它找得辛苦,干脆帮它把尾巴捞起来递进它怀里。

得了尾巴,狐狸幼崽便也不乱动了,丝毫不在意自己是个怎样被拎着的姿势,继续抱着尾巴发呆。

一旁悄悄围观的幼崽们发现他并没有对狐狸做什么,纷纷大着胆子靠过来,往季星眠的身上蹭,个别还顺着爬到了他身上。

季星眠不知怎么这些幼崽就都靠过来了,又怕自己躲的过程中误伤他们,顿觉手足无措,只能僵在原地。

封无昼一出来便看到师兄身上挂满了其他崽子,身上原本被他刻意留下的气息也被染得乱七八糟,顿时气得整条龙都炸了。

作者有话要说:封无昼:生气!超凶jpg感谢在2020-06-2422:54:33~2020-06-2523:01: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晴天鸭20瓶;天葬_三日静寂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0章

察觉到有大妖朝这边气势汹汹地过来,幼崽们警觉地竖起耳朵,一个个跑得飞快,只剩最初那只反应慢半拍的狐狸幼崽茫然四顾,被封无昼眼疾手快地薅了下来。

“无昼?”季星眠对他这么快出来很是意外,下意识想到了不好的结果,“大祭司怎么说,是没办法吗?”

见季星眠第一反应是关心自己而不是那只狐狸崽子,封无昼心底刚窜起来的火苗成功被熄灭了一些。他不动声色地背着手把那只狐狸崽子丢到一边,拉过季星眠的手在上面写,“他看过了,说他无能为力。”

封无昼嗅到季星眠身上混杂的气息,心下不满,脑筋一转想到个主意,又在他手心继续写道:“但是他说后山有一处天然灵泉,泡一泡也许能稍微缓解一下发作时的痛苦。”

有办法总比没办法好,季星眠本来也没抱希望能一次解决问题,因此很快就从失望的情绪中调整过来,开始考虑剩下的问题。

“灵泉吗?”季星眠算一算时间,觉得按照先前的频率,封无昼可能也快第三次复发了,便伸手去探他的灵脉,询问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有点冷。”

封无昼巴不得把他快点骗过去,自然是怎么虚弱怎么来。他这半个月来发作了那么多次,不管是没事还是有事都能装得得心应手,季星眠果然没发现异样,当机立断表示现在就过去。

出发前,季星眠本来想去跟大祭司见一面全个礼数,封无昼却表示说大祭司太累了改天再见也是一样的,连哄带骗地把他给拉走了。

灵泉是半露天式的,通过操控台可以调整法阵挡住外围的神识窥探。季星眠控制着将法阵启动,跟着人一起进到里面。

越往里进,空气中的水汽便越重,隐约还能闻到一股硫磺的味道。封无昼脱去外袍下到水中,转身朝他伸出手。

季星眠神情错愕,“我也要下去?”

封无昼点头,拉着他的手写,“我发作的时候自己可能控制不住,大祭司说最好是有一个人在旁边帮忙疏导。”

他小心观察着季星眠的神色,见对方隐有纠结,以退为进道:“如果你不方便的话,让别人来也可以。”

让别人来?

“不行。”季星眠想都没想便拒绝道。

他隔着朦胧水雾看到封无昼墨发披散,眼睫被水汽打湿的模样,触电一般缩回视线,再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无昼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给别人看。

情形微微僵住,季星眠不自然地偏了偏头,“非要下水吗?我在上面不行?”

其实原本是不用的,大祭司的想法是通过外力的作用下把体内深藏的寒气逼出来到明面上。这样即使无法根除,也可以尝试在发作前通过外力压制,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只能硬生生熬过去。

这一步封无昼自己来就可以做到,他之所以想让季星眠下水,是不满季星眠身上多了其他幼崽的气息,这对他来说简直就像领地被侵犯了一般不可接受。

封无昼想了想,觉得说不能的话似乎有点假,便假装同意下来。两人调整着换了个姿势,封无昼靠池壁坐着,季星眠坐在池边离他最近的位置。

池水很烫,季星眠坐在旁边都感受到了迎面扑来的热意,他勉强适应下来,伸手握住封无昼的手腕,克制着视线的落点,“我需要怎么做?”

“就像之前几次一样。”封无昼在他手心里写道,“我会尝试把它逼出来。”

季星眠听完稍稍放心,握着封无昼的手腕静静等待。大约一炷香后,他明显感觉到指尖下的脉搏突然加快速度跳起来。

再接着,一股大力传来,将他整个人拉了过去。季星眠一时不备差点呛水,好险被封无昼拉了起来,不过很快又被人抱紧抵在了池壁上。

身后是比人体温更高的滚烫池水,身前是人微凉的身躯,季星眠短暂地陷入晕眩,模糊间感到耳朵似乎被人咬了一下。

像一道细小的电流流过全身,季星眠猛地清醒,来不及惊讶,先想起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连忙找到先前的穴位往里输送灵力。

随时间推移,怀中人颤抖的频率也慢慢降了下来,靠在他的怀里。

察觉到计划顺利进行,季星眠松了口气,想起先前的事情,神情略微不自然地问,“你刚才为什么咬我的耳朵?”

封无昼埋在他颈侧的脑袋动了动,摸索着找到他空着的另一只手写道:“我试过用别的办法叫你,但你没感觉到。”

季星眠无言以对,想起自己刚才的状态,确实是有些神思不属。他低头看一眼自己全湿了的衣服,心想若早知道最终还是要下水,倒不如直接配合了。

两人又在池水里待了一会儿,直到封无昼觉得季星眠身上的气息只剩下自己的了,才拉着人上岸。

湿衣服用术法弄干了也还是觉得不舒服,季星眠干脆重新换了一身,回头便见封无昼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来时路上的灌木丛,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他过去一看,发现在那灌木丛里不知为何蹲了一只红狐狸崽子,跟先前那只白的差不多大,被封无昼盯得瑟瑟发抖,想跑又不敢跑的模样,看起来可怜极了。

“怎么这里也有?”季星眠神情微讶,他又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不是那红狐狸不想跑,而是它的腿好像有点问题,长短不一跑不快,才不敢跑。

这山谷里的幼崽怎么都到处跑的,季星眠略一回忆,发现这一路除了凤凌轩之外好像都没看到什么成年了的妖族,都是半大不大的幼崽。

而是似乎都是身体不太健康的那种,这只是天生腿脚不足,先前那只白的反应慢似乎也不太正常。

季星眠躬身想把那只红狐狸从树丛里抱出来送回去,封无昼却抢先他一步,伸手把那狐狸一把捞进了自己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