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1/2)

直到日暮时分,笼罩在庭院外的光幕才堪堪被他打开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口。

“无昼。”季星眠看向身边的人,“你……”

“哥哥让我留下?”封无昼道。

季星眠迟疑一瞬,点了点头。

罗刹城内不比外面,他人族的地位在这里完全行不通,也没人会去卖他的面子。而且这里修为比他高的人不在少数,单一个罗娜便比他整整高了一个大境界,更别提现任城主。

虽然季星眠重生一世的经历让他多了许多的保命手段,即使出了什么意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但那却不包括多带一个人的情况下。

如果可以,季星眠还是希望能够避免让封无昼跟他一起涉险。

“可我想跟哥哥一起去。”封无昼道:“我可以化成原型,这样就没关系了吧。”

季星眠:“可是……”

“我不会添乱的。”封无昼伸手揪住他的袖子轻轻晃了晃,神情可怜,委曲求全道:“哥哥不让我出来,我就不出来。”

联想到昨晚的事情,尽管知道封无昼这番作态很可能有一半都是在演戏,季星眠还是有些抵抗不住,妥协答应下来,“……好吧。”

两人穿过阵法出去,封无昼果然像他说的那样化成了原型,却没再像以前那样缠到季星眠腕间,而是换了个位置落在他肩上。

左右这次也不会出现在人前,季星眠看它待得稳当,便默许了它的位置。

离开宅院,季星眠取出之前在马车上找到的碎土和半块植物根茎,顺着其上残留的气息辨认了一下方向,找准位置追了过去。

傍晚正是鬼修们开始活动的时间,人族也没到睡觉的时候,街道上人声鼎沸,处处可见成群结伴的人影。

好在罗娜安置他们的宅院本就地处偏僻,没什么人经过,季星眠小心地藏起气息,避开人群频繁经过的路线,一路有惊无险地到达了目的地,一处宅院的□□。

□□里停着几辆马车,看车厢正是当初罗娜车队里的那几只。

季星眠打量了一圈环境,谨慎起见,没有立刻下去。

按照地段来说,这里并不算偏僻,一墙之隔便是城主府,照理说该十分繁华,可周围却很是安静,偶尔有人经过,也是静悄悄的。

虽然那些人打扮得与普通行人没有什么两样,但季星眠还是从他们不时扫向宅邸的动作中看出来,他们其实是负责巡逻的守卫。

想来若他来到这里便冒冒失失地进去,恐怕很快就会被发现了。

所幸时间还早,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季星眠干脆继续停在暗处,开始默算守卫巡逻轮班的时间。

肩上的小黑龙似乎是耐不住寂寞,挪了挪身体,从肩膀滑进了他的衣领,扒着领口探出个脑袋往外看。红宝石般瑰丽的眸子转来转去,显得煞是可爱。

季星眠伸出一只手指把它按下去,没过几秒,它又锲而不舍地钻出来,反复几次过后,小黑龙干脆一口咬住了他的指尖,不让他乱动了。

齿尖划过指腹的触感酥麻且痒,顺着末梢神经一路爬到心底,化成另一种奇异的感触。

季星眠停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见外面巡逻的守卫刚好换到下一轮,便不再跟它玩闹,抽了手指出来翻身下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季星眠先停了一瞬,确认周围没人,这才换了位置落到马车旁边,掀开帘子进去。

车厢空空如也,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搬空了,只剩下一地乱七八糟的土渣和破烂的植物。

比之先前只有一小块的植物根茎来说,这些植物虽然还是很破烂,却已经要好过不少,至少足够让季星眠辨认出它原本的样子。

季星眠捡起几颗拼凑一番,又掐着根部挤出一点汁液放到鼻前嗅了嗅,终于确认了它的身份。

的确是西越国的东西没错。

恰到此时,车厢外忽然传来些许动静。脚步声由远至近,并着模糊的谈话声一并响起。

“你说那小姑娘怎么就是不松口呢,少城主的位置诶,是我的话早就答应了,她还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本来就不是我们罗刹城的人,八成还想着回去呢吧,不过我看她没戏。”

“就是不是我们城的人才让人生气啊,亏得城主和罗大人都对她那么好,为了给她洗体质天天给她灌各种药材。”

“这种事情羡慕不来的,不过我看她也坚持不了几天了。这药再喝几天,她还记不记得原来的事情就难说了。”

说话的是两个女人,季星眠撩起一点车帘,看到她们从自己在的马车旁走过,到里面的那间小屋,一人开锁,另一人进去从里面拿了什么东西。

天光已经完全降了下去,月亮却还没完全升起来,院子里黑漆漆的。

季星眠很难看清她们拿的是什么东西,他略直了身体往那边多看了一眼想看得更清楚些,却不慎踩到了方才摆出来的植物,有几滴汁液迸溅出来。

“谁?”

负责开锁的女子警觉地朝他藏身的马车看过来,另外一人闻声回头,“怎么了?”

“我好像听到那边有什么动静。”

“没有吧,我没听到啊。”

话虽如此,但许是谨慎起见,那两人还是朝季星眠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季星眠默算着两人靠近的脚步,正准备出手,一只手却忽然从旁边握住了他的。

封无昼不知何时换成了人型,倾身过来抱住他,层层叠叠的黑雾从他身上漫出来,将两人完全罩了进去。

车厢里一片漆黑,季星眠看不清封无昼的脸,只能感觉到对方轻轻浅浅的呼吸落在自己脸上。车厢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季星眠握着封无昼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放松下来。

明明里外都安静一片,季星眠却忽然觉得封无昼似乎在他耳边笑了一下,那片气息越来越近,慢慢的,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覆在了他的唇上。

几乎是同时的,车帘被从外撩起,夜风卷着朦胧的光源一道钻进车厢。涌动的黑雾将里外世界隔绝,封无昼便在这时撬开他的唇齿,更深地深入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