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283万 2021-12-21

四月眨了眨眼睛,“得,穷出名声了,江离接菜。”

七月也转身回来叫江离,撇着嘴说:“我们已经开始靠人接济了!”

江离放下账本,从柜台后绕过来,“你们这一个个的,有免费的菜还不好啊,非让我花钱买才愿意。”

江离走到门口接过菜筐子,连忙道了好几声谢谢。

三月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说:“想吃肉啊,大过年的天天吃素啊。”刚说完,突然眼睛一闪,腾地坐起来,“江离,你说这雁鸣湖有鱼吗?”

江离:“当然有啊,那么大的湖。”

顾青也听出点道儿来,凑到三月跟前,两人眉来眼去地商量着。

江离把菜递给阿巫,转过头来说:“我告诉你们,没戏,那湖是有兵看管的。”

顾青:“他们有兵,我们也有办法啊。”

江离:“什么办法”

顾青哈哈一笑,“不告诉你!”说完拉着三月出门去了。

江离瞥了他们一眼,嘴里嘀咕说:“能有什么办法,别让我拿着银子去赎人就算好的了。”

门外突然走来一个窈窕的女子,站在门外来回踱步不进去。

七月看着好奇,跑到门外去瞧。“米娘?”

那女子本来被人认出要仓皇而逃,看着是七月便放下心来,支支吾吾说道:“……我是来找江离的。”

江离正在屋内总账,听着有人说自己的名字,便放下账本,一边出来一边说:“送菜的不要了,把肉留着……就行。”

江离转头看七月:“这谁啊?”

七月拉着米娘进来,解释说:“我们的族人,米娘。”

江离打量了一眼,“是有点妖气。”

米娘坐下后,四月给她倒了杯茶递过来。

米娘:“我有事相求,王说直接找你就行。”

江离白了四月一眼,“他怎么就那么好意思?”

四月捂嘴咳嗽了一声。

米娘:“……王说你欠他五十妖币。”

江离腾地站起来,“是他自己不要找的……都多久的事了他还惦记着。”

七月疑惑地望向江离,江离便解释道:“买布料那天又碰到了,给了我五百妖币。”

四月一边举起茶杯,一边说:“既然你欠着钱就该办事。”

江离:“反正你是向着他了。”

四月喝了茶,浅笑了一下。

江离:“我还没问找我有什么事?”

米娘:“您知道张东来张公子吗?”

众人摇头不知道。

只有阿巫面无表情地说:“是那个被怡红院的酒坛子砸了的人。”

江离他们转头看向阿巫,安静地不言语。

米娘:“张东来的夫人得了重病,请了很多名医医治都没有用。王说您是药仙,让您瞧瞧准会好。”

江离:“……我没太懂,你一个狐狸和那夫人有什么关系?”

米娘:“您的小厮也说了怡红院,这张东来天性浪荡,总是各种寻花问柳。我前段时间也靠吸食他的精魄练功,所以住在了张家。”

七月:“那你和夫人的关系岂不是不好?”

米娘:“我与她原没有见过几次面,打我住进张家,她就一直病着没出过房门。”

米娘搓了搓手,继续说着:“前天她病重,托丫鬟叫我。对我说,拜托我照顾好张东来。”

七月:“她不恨你吗?”

米娘摇了摇头,“我也这么问她了,可她说不恨。”

江离:“你是让我去救她?”

米娘抬头望向江离,“可以吗?”

江离:“走吧,欠钱干活。”

四月笑着说:“那我们就留下看门了。”

江离白了他一眼,“你倒是积极。”

……

进了张府门,明明已经快要过年了,院里却一点喜庆的气氛都没有。

丫鬟带着江离和米娘进了东院,江离看到院里的花草已经破败却无人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