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624万 2021-12-21

“可是你爹也怕当今圣上吧,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不出面吧。株连九族,”说着苏姑娘弯腰靠近大夫人,俯视的眼光带着轻蔑,“挺大的罪呢。”

“江离,我们走。”

……

江离:“……娘,你刚真厉害,我看见大夫人吓得嘴巴都合不上了呢。”

苏姑娘得意的笑了,“以为我是江南人就软柿子好捏啊,温柔可亲也看是对谁。”说着又瞥了眼江离,“也不知道你随着谁的性了,愣是没我半点骨气。”

江离无奈道:“娘,儿子夸您您也不能踩着儿子啊。您是没看见我有骨气的时候呢!”

苏姑娘疑惑道:“啥骨气?让娘也好好看看。”

江离想了想,“我想买下江府的院子。”

苏姑娘:“别开玩笑了。”

江离:“娘,你想,爹贪污那么多钱,皇上肯定要要回来啊,可是你刚也看了大夫人已经把钱都挥霍出去了,大哥又把钱赔出去了。她们拿什么还啊?只能卖房子了。”

苏姑娘:“可是,那么大的院子咱们也买不起啊。”

江离:“咱们可以借钱啊。”

苏姑娘抬头看着江离,“问谁借啊?”

天色已晚,偌大的江府只零星听闻着几声哭声,伴着破败的景色,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约二十来个当兵的一手拿着灯笼一手握着配刀冲进了江府,包围了大厅。

大夫人:“你们是谁?”

当兵的排开两列,只见从黑暗中走出一个身穿黑底银纹袍的男子,黑色的长发,硕大的双眼,一双硬挺的眉毛衬托出色素淡薄的五官。

“你是上官清?”清冽的声音在冬夜的境况下让人不觉瑟瑟发抖。

大夫人:“我是,你是谁?”

一旁的当兵的把剑拔出,大喝着:“大胆,看见裕王竟然不跪拜。”

大公子吓得秃噜了一下,连忙跪下,扯着大夫人的衣服说:“娘,娘快跪下啊。”

大夫人慢腾腾地跪了下来。

裕王:“罪臣江赋贪污受贿,所罚资产不足抵过,现有房产一套归公所有。”

大夫人刚想抬头看着裕王,就被一旁当兵的用剑抵住头,生生按了下去。“不可能,我爹一定有办法。他不会给我连套房子都不留的。”

裕王:“你是说上官丞相啊?皇兄下旨时他可是带头同意的人啊。”

大公子绝望地说:“怎么可能?”

裕王:“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们回去时正好可以问问。来人,把他们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把江府的门用封条封好。”

当兵的问:“王爷,这屋里还有灵堂怎么办?”

裕王:“等一等,一会儿自有人收。”

江离带着南馆的一众人正好到达,“不用等了,我这就把我爹的棺椁带回去。顾青三四七月,帮我一把,把这得抬到兴善寺去呢,我娘还在寺里等着呢。阿巫你在前面举幡带路。”

说完朝向大夫人微微一笑,“麻烦让一让,我这还得管我爹的后事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下周五暂时不更,周六周天应该会正常。

应该……

第13章第13章

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投生何处,尚未决定,佛家称中阴。

期间,家人需披麻戴孝,三餐为素,日夜念经,以期亡灵黄泉路上顺遂。

自江老爷下葬后,江离和苏姑娘已经在兴善寺守灵七天了。苏姑娘年老体弱,在江离的再三叮嘱下还能睡上几个时辰。江离却是实实在在在佛前跪了七天七夜。

偶尔顾青也会来看望,顺便带些棉衣服。

“你这样子真的不行,瞧瞧你这脸色……”顾青看着江离苍白的脸,深陷的眼框,黝黑的眼珠已经变得浑浊,“不行,今天必须去睡觉,我就是背着你也得把你背去。”

登时天色尚早,苏姑娘刚刚从禅房出来,看见江离的状态也吓了一跳。“怎么虚弱成这样了?”

顾青担忧地说:“苏姑娘,我得让他去睡觉,他住哪间房啊?”

苏姑娘:“走廊尽头那间就是。”

江离此刻已经目滞,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像一个柔软的袋子被顾青背到背上。顾青把他向上扔了扔,两手反扣在他膝盖窝处。

刚才还因为看到他不顾自己身体心里窝出一团火,现在也只能让火化成一股热流。

顾青咳了咳,有些哽咽:“就你那个爹都不管你,你怎么还……就是个烂好人啊。”

江离眼神飘忽,没有言语。

庭院的松树已经积上厚厚的白雪,银白色的大地一片萧条景色。江离突然想到上次他看这棵树时,还不肯向佛祖低头。

江离突然冷笑了一下,脸上都是讽刺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