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602万 2021-12-21

第16章第16章

“车再快点!”

“是,王爷!”

“福来,我让你去请大夫请了吗?”

“回王爷,已经派人提前去最近的城市请名医了。只是这一路请的名医都说江公子是毒已遍发全体……”

沈郁瞪大眼睛,“不可能,你看他还有气息,他的体温都七天了还是和常人无异啊。”

福来掀起轿帘看了看躺在沈郁怀里的江离,面色红润呼吸平稳,让人以为只是在熟睡。他抬头瞅了瞅沈郁那苍白而疲惫的脸,嘴咂摸了一下,放下帘子坐在车夫的身旁。

“还有几天才到三辅?”沈郁继续问道。

“回王爷,最快还得两天。”车夫一边用鞭子抽打了一下马催促,一边回答道。

沈郁把头低到江离的肩窝处,额头抵着江离的后脑勺,喃喃地说道:“江离你别吓我…”

“再快点吧。”福来转头对车夫说道。

“真快不起来了,把马都累死一匹了。就这速度路上但凡有个大点儿的石块就能把咱们都蹦出去。”

福来叹了口气,眼神望向远处。本以为是个轻松的差事才在这年关出来,没想到先是王爷船翻,派人打捞了两天毫无结果,再是王爷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却带着昏迷不醒的江公子。“还过个什么年啊!”福来丧气地骂道。

从前面迎面而来一辆马拉车,轿上的车夫看见福来后大呼:“大夫来了!我把大夫请来了!”

福来立刻提起精神来,转头急忙拍着身旁的车夫,“停下来,让大夫上来!”福来扶大夫上轿后就站在一旁候着。

车夫也从车上跳下来,站在福来身旁指着轿子问道:“第几个了?”

福来回答:“九个了。”

“都一样的结果还请他干嘛?”

福来望着被风吹起帘而露出的沈郁,“不一样啊,明明一次比一次更失望啊。”

两天后沈郁终于到了三辅,便立刻把人安排在王府里,并吩咐福来去南馆接人过来照看。

“王爷您这是出门要干什么?”福来看着沈郁换衣不解地问。

“进宫去请大夫。”

“这种事让小的去做就好了。”

沈郁严肃地看着福来,“这个人你请不来。”要出门时又回头吩咐,“去南馆时避着点苏夫人,切勿让她知晓了。”

所幸的是苏姑娘仍在兴善寺里守丧并未在南馆。南馆众人听说江离受伤急火火地从南馆跑到王府,连店都没关。

“这是怎么回事?”顾青一边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问着福来。

“具体我也不清楚……呼,呼……从那天清晨王爷抱着江公子回到住所开始……呼,公子就一直昏迷。”

“究竟怎么回事啊?江离不是在寺里吗?”三月纳闷道。

顾青:“苏姑娘说江离要去救沈郁,几天前就走了。”

正说话时就到了裕王府,福来忙让家仆带众人进去,自己留在门口大喘气。

……

御书房内金碧辉煌,烛光摇曳。皇上暴怒道:“我说了不可能,那么多御医你随便用,你非要提个天牢里的犯人。”

“皇兄你也知道随希贤是太医院的老人了,医术可谓是在世华佗。”沈郁急忙跪下,不敢抬头。

“我现在就让全太医院跟着你去裕王府我就不信治不好个人,非要他随希贤不可了。”

“皇兄……”

沈郁正要恳求,就听见公公禀报的声音。“太后娘娘到。”

“一回来就吵闹什么!”

沈郁和皇上齐齐喊道:“母后。”

太后进来急切地拉住沈郁的手,担心地问:“哀家听闻你在海上遭遇大浪,怎么样了?”

“回母后,儿臣没事。”沈郁从地上爬起,低着头沮丧地说:“儿臣府中还有急事就不打扰皇兄和母后了,儿臣先行告退了。”

太后看着沈郁急匆匆的背影,“皇上刚才在跟沈郁吵什么?”

“他要从天牢提个人。”

太后提了提眉,“哦?要提谁?”

“靖南候家的随希贤。”

“他怎么会和靖南候家有联系?”

“应该没有联系,只是听闻随希贤医术不错想要他去救个人。”

“江家的二公子?”

“母后怎么知道?”

“你啊,就是对你弟弟太不关注了。”太后嗔怪了一下皇上。

皇上摸了摸鼻子,“他刚从寺里还俗,我怎么能想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