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868万 2021-12-21

三月呕了一下,他特别想跳出来告诉顾青自己从来没吃过这么恶心的东西,他一直都是吸食日月的灵气和山间百草的精气。

顾青看着三月笑着说:“我以前吃饭的时候说恶心的事情你都要打我,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三月没回答,静静地望着顾青,眼神有点委屈和无辜。

江离:“那你觉得妖怪怎么样啊?”

对这个问题顾青倒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想了一下。不过这个安静的思考可是吓煞了众人,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和人一样吧。”

江离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有好有坏。人或者妖都是一个概指,就像有些人虽然称作是人却做着猪狗不如的事,而有些人却身处陋境仍能温和心善。妖也是一样吧,不乏有像老人说的那样的恶妖,但也有好妖怪吧,那种美丽动人却心地善良的。”

江离一边笑一边咬着筷子说:“有吧,像你说的那样的好妖怪。”

顾青:“这样的好妖怪最适合和我来场艳遇啊!”

阿巫抽了几下鼻子,一手抹着鼻子下的清鼻涕,另一只手拿起筷子给顾青夹菜。“多吃点吧,饭还是有的,艳遇肯定是没有了。”

顾青:“……你这孩子扫人兴趣。”

三月:“明早我来做早饭吧。”

顾青:“不啊,明天轮到我了啊!”

三月瞥了顾青一眼,“我替你了。”

正当顾青还没明白为什么的时候,七月也对顾青说道:“我一会要洗脏衣服,你把你的也扔来吧,一起顺便就洗了。”

“我咋没看今天太阳从哪升起的啊?”顾青瞪大了双眼转头问江离:“他们怎么了?”

江离:“估计被你的话感动了吧。”

顾青眯了眯眼:“……哪句?难道他们也想和妖怪来场艳遇?”

这时,传来大门哐哐响的声音,江离一边起身去开门一边喊道:“南馆没开门呢!这么饥渴就去别的店,别把我大门敲坏了。”

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三个官差,其中一个拿着文书对江离说:“今天开始南馆旁边的这堵墙就要被拆了,大概得用上两天时间,在这期间为避免伤亡还请你们迅速搬离,这是拆迁的赔偿金,你们拿上做个过渡。”

江离接过赔偿金细细数了一下一共一两银子外加五十文钱。

那官差又递上了文书让江离签字画押,南馆众人也都出来围在江离身边。顾青接过钱袋子掂着说:“就这点啊?这我们多少口人呢,不够用啊。”

右边一个长着浓眉毛大胡子的兵压着声音说:“这是按地分的,不是按人分的。不过在施工期间你们可以免费入住城外的山间温泉。”

“山间温泉!”

顾青看着那人说:“这么好的福利?不对劲啊。”

那个大胡子的兵用手偷偷扯开胡子的一角,翘着兰花指细声地说:“那当然啊,这是裕王给你们安排的,你们可都当不知道啊!”

江离无奈地叹道:“福来公公……”

顾青一边拍着福来的肩膀一边示意说:“那是一定的,我懂我懂。”

送走了三个官差,南馆众人开始打包行李准备入住山间温泉。“我就说皇公大臣泡澡的地方还能让我们这些粗人去。”顾青有意撞了江离一下,“和沈郁怎么样啊?”

江离认真地答道:“得找个良辰吉日去迎娶他了。”

“迎娶?”顾青差点没惊掉了下巴,嘴巴张的老大。

七月也悄声嘀咕说:“不是你嫁他吗?”

江离歪着脑袋看着正瞪大眼睛望着他的众人说:“你们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吗?”

众人:“你才是对你有什么误解吧!”

……

城外护城河边,一个白胡子老头□□着他那老一套说辞:“夜有纷纷梦,神魂预吉凶。庄周虚化蝶,吕望兆飞熊。丁固生松贵,江海得笔聪。黄粱巫峡事,非此莫能穷。”

突然后脑勺被棍子之类的东西敲了一下,“谁?”老头立刻转过身去。看清来人后,算命老头一手摸着后脑勺,一手笑嘻嘻地说:“师兄你怎么老习惯改不了啊,还是打人后脑勺。”

智世和尚穿着一身金线缝制的袈裟,右手拿着他的法杖,皱着眉头说:“你也还是老样子啊,到处惹事生非,泄露天机。”

算命老头使劲睁开他那小眯眯眼,“师兄来这儿不光是为了骂我吧。”

“裕王来抓你了,你快跟我走吧。”

算命老头笑了一下,立刻收拾了面前的摊子,“我就说我的师兄不会见死不救的。”

“下次再惹事绝对不救你。”

沈郁骑着一匹骏马带着个人从护城河上的桥驶过,一个小兵从河边跑上来回禀道:“裕王,没有人。”

沈郁望了一下四周,眼神停留在远方两个模糊的背影上,冰冷的声音说道:“看来是提前得到消息跑了。”

身后一个人不解得问:“会有谁走漏消息呢?”

沈郁望着兴善寺所在的那座山,慢慢地说道:“也有可能不是我们的人。本来想问点事,看来有人不想我们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江离:“你看看你这文案怎么写的,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