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906万 2021-12-21

“这还怎么睡啊?”江离叫苦不迭。

所有人都在温暖的被窝中做着香甜的梦,于是没有人看见顾青的房子上有一条青龙盘旋围绕。

江离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床上已经没有沈郁了,枕头边放着一个红檀木做的果盒,江离觉得奇怪便打开盒子,看见里面有三个隔挡,分别放着枣,花生,桂圆,瓜子。

江离的嘴角向下抽了抽,拿出一个红枣一边吃一边说:“四合礼,这是以为我嫁给你了吗?”

于是心里一直坚信自己是攻的江离一边穿衣服一边嘀咕着:“想的美!谁娶谁还不一定呢!”

……

丽春/苑的阁楼上传来低沉的声音。“你说沈郁要救爷爷?”

“裕王府里的侍从是这样说的。”那女子低着头回答说。

“很好,赏他!”男子发出赞扬的声音,那语调末尾变转,让人不可测量。

女子抬头看向男子,“公子是要和裕王联手吗?”

男子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好像有箭矢从瞳孔中射出,女子立刻闭了嘴。

安静的阁楼内只听见女子身上的金** 。

“那要看他值不值得和我合作。”男子走到窗户前,拉开厚厚的紫红色帘子,阳光立刻透射了进来,男子的瞳孔微微缩了缩,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阳光下了。“让你打听的事打听好了吗?”

女子看向男子背影回答道:“长公主用兵如神,先是不作声包围了敌军,然后深夜侵入敌军内部,亲自擒了贼首。”

“她受伤了吗?”

女子摇了摇头,“传来的消息说这一战没有伤亡。”

男子点了点头,唇角微微翘起,勉强称得上是在微笑,却也似有似无,若隐若现。“果然是智世大师说的福星啊。”男子摸了摸眼角上的疤痕笑着说:“现在用剑应该不会误伤人了吧。”

第24章第24章

官差来王府告知说拆建已经结束,住户可以回去。当时沈郁还在朝堂,江离决定不等他,立即回南馆。

“怎么这么早就回去啊?”三月跟在后面有气无力地说。

“回去快些收拾,晚上就能开张了。”江离拉了一把三月,走到三月身后捏了捏三月的肩膀,“我都快穷的揭不开锅了,你们在王府住的还真好。”

三月斜瞟了一眼,“财迷吧你……阿嚏。”三月揉了揉鼻子,“快把你的催命鬼叫走,不停在我鼻子底下飞。”

江离竖起食指勾了勾,两只凤蝶便飞回来,在他指尖绕了绕,最终停在他的肩膀上。江离看向凤蝶说:“咱们哥俩儿自己走,不给他捏肩膀了。”

“都要买些什么啊?”顾青带着大家走到一家铺子前,里面东西堆的杂乱,外面房梁上还挂着蜘蛛网。因为朝向的问题,屋子里大白天的没有光亮,黑漆漆一片。

“这地方不会闹鬼吗?”七月偷偷地说道。

“你还怕鬼啊?”江离转头看向他,心想你一妖怪也怕鬼,和人没什么两样嘛。又转眼一想既然这个世上真的存在妖怪那么鬼魂也是存在的了。江离伸出右手轻轻拉了拉身边人的袖子,“你有没有感觉到一阵阴风啊?”

四月面无表情地看向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不一会儿指着他的肩膀。

“啊!”江离正被自己的脑补吓得要死,看见四月的手势还以为鬼正要拍他肩膀,吓得他大叫一声躲在了四月身后。

在他原本站着的地方只有两只凤蝶不知所措地乱飞着。

“……勾魂使啊。”江离慨叹了一声,“所以真的有鬼存在啊。”

“有什么鬼啊!”顾青冲着江离喊道,“这店的老头我认识,他这儿的东西是既便宜又好,就是地方背了点。”

“这不只是背了点吧。”阿巫瞅了瞅四周,能看得出来这里以前是个集市,附近也有许多摊位,不过都关门了,只有这一家还开着。

当然开着和没开没什么两样。

“进来吧。”顾青在里边冲人招呼着。

“是谁啊?”黑暗的角落传来沧桑的声音,紧接着就看见地上的东西一一被挪开。搬了大概有十几个布袋外加四个木盒子,才勉强打开一条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蜷着腰手拄着一个拐杖从里面颤颤巍巍走出来。

“老头儿,您还在呢?”顾青笑嘻嘻地迎了上去,搀着老头往外走。

“怎么说话呢你?”老头儿举起拐杖朝着顾青的背上轻敲了几下。“……这是你带的客人?”老头儿转向江离一行人,“嗯,一会儿给你三文钱。”

“我不要钱,你赚了钱就自己花嘛。”顾青弯着腰从木箱子里取出一套酒具来。“江离,你看看这个行不行。”

江离走到顾青跟前,拿过那套酒具,细细瞧了瞧。东西是好东西,青蓝色的瓷器,金边在杯口镀了一圈,看着高端又大气。“挺好,放大堂里给客人们用。”

“你还要什么?我给你找。”顾青站直身子看了看,“这里东西挺全的,就是不好找。”

“他为什么要给你钱啊?”江离看向顾青。

“哦?这个啊,小的时候在楼里做跑腿儿。我在他这儿买东西他给我赏钱,这些钱我就可以塞自己腰包了。”

江离点了点头,又要了四个屏风,几副挂画。“我也来帮忙找吧。”江离走到箱子中间,一样一样打开看。找了约有半个时辰,东西才全部找全。

“这下子也给您收拾好屋子了,别再弄乱了。”顾青冲着老头儿说,“又没人来,你怎么还能弄的这么乱呢?”

“我没弄乱。”老头儿皱着眉说。

“得了吧,你都快把自己埋起来了。算算,一共多少钱?”顾青指着东西问。

“我给你算算。”老人转身回了屋子,看不见他在黑暗的角落干什么,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算盘呢?我记得放在这里啊。”

“哎呀,才多少东西嘛,你说价钱我给你算。”顾青冲里面喊道。

“你这小崽子肯定给我少算,蒙我这老头呢!”